真信心与得救的确据

--约翰书信注释

 

原著:周必克(Dr. Joel Beeke) 博士

翻译:华逊  编校:王志勇牧师 

 

第三章、在黑暗中,还是在光明中行

 

“上帝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我们若说是与上帝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上帝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1:5)。

 

我们得与光明之上帝相交,乃是福音在我们生命中显明的大能明证。约翰在此引入这一主题,随后将它应用到个人身上,好使每个读他书信的人在上帝之道光照下,能够省察自己到底站在何等地步。这反过来又能够使他们抵挡那些想把他们引入歧途的错谬。

 

福音乃是从上帝而来

约翰在整卷书信中都在强调,他所传讲的乃是上帝的圣言,而非自己的意思。“上帝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约翰一书1:5)。约翰不断重申和运用的完全是基督的教训。若有人蔑视这教训,便是在藐视上帝。

当今,那些宣扬福音的人所领受的乃是同样的命令。除了重申并应用上帝在祂圣言中所启示的真理之外,我们无权做任何事。倘若牧师或传道人在福音中掺杂了什么,或添加了什么,那我们所传讲的便不再是福音了。

约翰在第57节经文中宣告了这福音,他首先说:“上帝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接着,对这一宣告进行了解释。他告诉我们,因为在黑暗里行而自欺的危险,随后又讲到在光明中行,被基督宝血洗净的含义。

 

光明的上帝

约翰在第5节经文中宣告说,“上帝就是光”。约翰之所以从这里入手,乃是因为这是福音之始。福音并非始于人和人的需要,而是始于上帝和上帝的属性。保罗在《罗马书》的开篇便告诉我们,上帝是公义的上帝,福音便是要显明上帝的公义。这正是约翰在《约翰一书》中所做的。他不仅宣告了上帝的存在,更告诉我们上帝是怎样的一位上帝。

当我们察看祂在这个世界中的作为时,便会晓得上帝的存在。我们眼目所及就会告诉我们某些关于上帝的事情,祂是大有能力和智慧。约翰告诉我们的更多,他将上帝的道德属性也描述出来,而这些事是你在环顾周围的世界时所不能推演出来的。

“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诗篇19:1);它们在为上帝的存在呐喊作证。但是,诸天在告诉我们上帝是一位怎样的上帝的时候却是有限的。祂是良善的吗?祂怜悯人吗?祂爱我吗?当我死去的时候,祂会为我做些什么呢?诸天对我们内心更深层的渴望保持着沉默。要明白上帝的道德属性,上帝就必须将祂自己的属性向我们启示出来。

因此,约翰告诉我们说,“上帝就是光”。他从耶稣基督那里领受了这一教训。耶稣同样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上帝住在人所不能靠近的光里,天怎样高过地,照样上帝也怎样高过我们,但他因着自己的怜悯却定意要将祂自己向我们显明出来。祂撤去帷幕,将诸天从未向我们显明的事——就是祂的心思和意念向我们启示出来。

为要蒙上帝拯救,我们所要作的就是来到上帝借以启示祂心思意念的那位耶稣基督那里。“人看见了我”,耶稣说,“就看见了父;我与父原为一。”上帝借着祂儿子的生命、受死与复活已经将自己启示出来,这就是我们向世界所要传讲的福音,就是这位在天上的主圣洁的启示。

 

毫无黑暗的上帝

因为福音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带入与上帝的相交,所以我们必须明白上帝是一位怎样的上帝。约翰告诉我们“上帝就是光”,随后他又加上了一句“在祂毫无黑暗。”在希腊语中,约翰实际上使用的是双重否定。若直译出来,便是,“说黑暗在祂里头,不,断不可能!”

通常,在圣经中,“光”这个词表示的是“纯洁”、赐生命的能力、荣耀、智慧、或知识。黑暗则经常表示无知、邪恶、败坏和死亡。黑暗常会与作为“黑暗之子”的撒但,或人的本性联系在一起。

论到上帝时,保罗将光明称为得知上帝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6)。但是,还有另一重更深刻的含意,光明用来反映上帝的本体是什么。约翰并没有说,上帝“带来”光,或是上帝“发出”光,而是说“上帝就是光”。上帝就是光,祂是圣洁的上帝,是信实的,是真实的,在圣洁中显出荣耀,在赞美中受人敬畏,祂的光照亮了我们心灵的黑暗,使我们能行在光中(约翰福音1:5;约翰一书28)。大卫在《诗篇》第36篇中说:

 

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

在你的光中,

我们必得见光。

诗篇唱诵944

 

在上帝的属性中,没有瑕疵。祂的圣洁、纯全、公义都是完全的。除此之外,任何事物都是污秽不洁的。在上帝眼中,诸天为不洁,天使为愚昧。难怪保罗论到上帝时说:“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他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阿们!”(提摩太前书1:6)。上帝是“众光之父,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各书1:17)。上帝乃是纯全、没有掺杂的光。

在上帝那里,没有任何黑暗的死角,没有阴影,没有道德上的不一致。上帝永远与罪对立,并且不可调和。祂的眼目清洁,不看邪僻。祂鉴察我们内心各样的邪恶。每当想到这里,便叫我们恐惧,因为我们中间有许多人希望上帝听任我们随心所欲地活着,我们所要的上帝是一位一团和气的上帝,永远也不会干预我们,而只是一位助阵者。但是,我们的上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乃是一位纯全、圣洁的上帝。祂断不能容忍邪恶。

 

光明的国度与黑暗的国度

约翰将两个绝然对立的国度作了对比。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被罪恶、错谬和邪恶控制的“黑暗国度”。在这个“黑暗国度”中,一切都无法从上帝那里找到,因为上帝是真实、没有掺杂的光。

当耶稣就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祂说:“我天天同你们在殿里,你们不下手拿我。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参见路加福音22:53,约翰福音14:30)。在耶稣里,没有任何事是撒但这位黑暗之子所能统治的。

这个“黑暗国度”的特点就是罪恶、伪善、错谬、异端和败坏。“光明国度”的特点就是圣洁、纯全、公义和真理。在这两个国度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是人所不能跨越的。

要晓得福音真理与异端之间的区别,我们必须从认识上帝是谁,以及祂是一位怎样的上帝开始。今天,被人们当作福音思想的大部分内容,却不是从这里开始的;毋宁说,是从人和人的需要开始的。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开始从予人方便的角度来思想上帝,上帝于是就成了一位主要目的是让人们幸福,并确保他们舒舒服服度过今生的上帝。他们开始追问这样的问题:“假若上帝是一位爱的上帝,那祂为什么不满足我们的需要呢?为什么上帝不去制止战争和饥荒呢?为什么上帝不救拔我脱离患难呢?

每当人们如此思想的时候,那你就可以确信:他们并不晓得,上帝属于一个领域,它外在于人、又超越人在堕入的深重黑暗和不断犯罪中所行的一切。上帝若是愿意,就可以把我们每个人丢在黑暗当中而不顾,因为那本是我们所当得的。上帝并不亏欠今世之人任何东西。

我们认识这位光明的上帝吗,还是说我们自己创造了一位情感和欲望之神呢?人若是顺着血气行,自我便会成为起点、中心和我们个人世界的目的。我曾经看到过一张关于地球的巨幅海报,一个渺小的人站在地球之上,宣告说:“我是世界之神,地球乃是绕我而转”。假如我们像那个自我作主的人,那我们就会宣告说:我们乃是活在并行在“黑暗国度”当中。当我们开始真正认识到上帝就是光时,我们的核心就从自己转移到了祂身上。

在第6节与第7节经文中,约翰借用了圣经中一个古老的比喻“行当”来代表人的生活方式,以此从积极与消极的角度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当如何与这位圣洁的光明之上帝相交。“我们若说是与上帝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上帝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一个人,或男或女,他怎样“行”,就表明他日复一日的生活如何。

要在光明中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借着信心接受并拥抱这光。这就意味着相信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之名,并要出于信心来行事,过一种遵守祂命令,行祂所喜悦之事的生活(约翰一书3:22;23)。行在黑暗中,就是拒不接受光,继续活在罪中,按世人的生活和“那恶者”撒但的方式生活。人这样行,就是不爱光,倒爱黑暗(约翰一书319-20)。

同样,约翰还写到了要行真理(约翰福音3:21;约翰一书1:6)。“行真理”,始于认识真理,相信真理,并且承认真理。我们若日复一日没有照着真理生活,便表明自己是假冒为善之徒,就是说谎的人,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雅各书》第122节中指出:“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

 

那自欺之人行在黑暗中

我们若说与上帝相交,却仍是行在或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不虔不敬的状态中,便是自欺,便是过着说谎的生活。我们便活在那黑暗之子的国度中,而不是活在上帝爱子的国度中。我们就没有重生。

有很多人自欺欺人,以为是基督徒,实际上却不是。他们常常公然活在罪中,却长期不认罪。又有的时候,他们被假教训引离正道,靠感觉活着,喜欢听人的赞美,或以为自己的善行使他们成为基督徒。这样就在基督圣洁的宝血之外另立了“救恩之法”,又在救恩产生的敬虔行为之外另立了“敬虔之道”。

我们或许可以自欺,可以骗过周围所有的人。我们自以为连上帝都骗过了,但我们断不可能骗过上帝,因为上帝晓得我们是怎样的人。

那些自称为基督徒却不是基督徒的人,乃是在自欺的黑暗中飘荡。他们从不怀疑自己,也不知自省,就这样一直欺骗自己,直到死去。到那时,他们才会突然认识到,自己因为恨恶光的缘故一直都生活在黑暗当中,正如耶稣所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约翰福音319)。所有的人末日之时都要复活,但那些行在黑暗中的人,就像那愚拙的童女,她们醒来的时候却为时已晚,不能再得救了(马太福音25113)。

 

基督徒行走光中

一个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巨大困境就是:若上帝是光,并且人非圣洁,就没有人能见上帝(希伯来书12:14),那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呢?难道不是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吗(罗3:23)?难道我们不是处在那掌管天地之上帝公义的审判下吗?难道这不是将我们当成堕落的罪人,永远孤零零地抛弃了吗?

上帝是光,但上帝也是爱(约翰一书4:8)。这位光明的上帝却深爱这黑暗的世界。祂找到了一种战胜罪的方法,就是差遣自己儿子来背负我们的罪孽。耶稣基督因为在髑髅地的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一切的黑暗,为我们打开了一条归回父家的通路。

我们若想与这位在祂毫无黑暗的上帝一道在永恒中度过,就必须对付并胜过我们的黑暗。耶稣,就是那位光明的上帝,道成了肉身,并在十字架上进入黑暗中,好叫我们借着相信祂将我们的黑暗除去。这样,祂的光、祂的生命,便成为我们的光和生命。这就是福音伟大的核心所在(哥林多后书5:20-21)。

基督徒借着基督的宝血得与上帝相交(7节)。信祂的人之所以行在光中,乃是因为耶稣成就的一切。我们若行在光中,就属于“光明国度”。进入“光明国度”的唯一道路,就是要靠赖上帝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因它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信徒生命中的一切都被基督的死所遮盖了;一切的罪都被置于祂的宝血之下。

人们谈到将自己生命中的某些部分降服在基督之下,正如人生命可以分成许多部分一样,而上帝每次只对付其中的一部分。但是,你若是基督徒并与上帝相交,那你的整个生命便都借着基督的受死被遮盖了,而且是永远被遮盖了。你一切的罪,过去的罪,现在的罪,将来的罪,都被基督的宝血所遮盖了。

约翰说,身为基督徒,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实际上约翰在第8节与第10节经文中接着说,我们今生不是不犯罪,在这里他乃是指我们所属的那光明国度。我们到底是借着基督的宝血住在“光明国度”中呢,还是仍活在黑暗中呢?我们是在恩典之下呢,还是仍在罪的辖制之下呢(罗马书6章)?

当我们渐渐照着上帝实在的样子得以认识祂,便会更新变换,成为耶稣基督的样式。我们便因为耶稣基督就是光的缘故得以行在光中。福音不仅会修正我们对上帝的想法,也能改变我们的生命,使我们成为基督的形象。这就是上帝的目的(罗马书8:29)。你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被塑造成基督的样式吗?你所关注的是不是不单要得救,也是要行在光明中,好使我们成为基督的样式吗?

弟兄们啊!你若觉得自己与上帝隔绝,就当赶快到基督的宝血这里来。祈求祂说服你,除了活在光中得与上帝相遇之外,别无它法。祈求祂使你确信,人若活在黑暗中,又在黑暗中死去是何等可怕。断不要让你的生命有吉尔伯特·泰南特(17421770)的人生结局那样的记录。这位身为威廉·泰南特[1]之后,吉尔伯特·泰南特[2]之侄的年轻人墓碑上写着:

 

这里安眠着

吉尔伯特·泰南特

必朽之躯

在医疗领域

卓有成就,受人爱戴

正当盛年,死亡临到

但他在主里,大有盼望

读者啊

你若听到他最后的见证

你必晓得

人若拖延悔改

便是极其疯狂

 



[1] 威廉·泰南特(William Tennent,1673, 1746),苏格兰人,著名清教徒神学家,1718年移民到北美宾夕法尼亚,此后成为北美英属殖民地著名的宗教领袖,宗教教育家。——译者注。

[2] 吉尔伯特·泰南特(Gilbert Tennent,1703,–1764),出生于爱尔兰,长老宗信徒,威廉·泰南特之子。1718年,随父移居美国,是宾州沃尔敏斯特木屋学院的奠基人,该学院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前身。后来,泰南特成为宾州费城著名的宗教领袖,曾与爱德华兹与怀特·菲尔德领导北美大觉醒。——译者注